穆莫

是时候,该重新开始了

《於你》-2

任務中描述的所要清除的對象,是個帶著面具身著定國服飾的惡人俠士,預估的出沒地點在馬嵬驛,聽聞那裡戰事有點緊,等會行事要倍加小心才行,可我萬萬沒想到,那人……竟然是您。

『四象輪迴!』

那名惡人輕易的便閃過了我的攻勢,但他並未反擊,只是一味閃避躲開接下來的每個攻擊,可我並未多想,一心只想替純陽斬除這個惡人,不料天總給人意料之外之事。

我追擊著他,一路到扶風郡前,卻未料亂箭波及至此,反應不及,本感嘆最終還是未能替純陽做點什麼,然而我並非感到痛楚,只覺得有什麼溫熱的東西濺到了臉上,腦袋一片空白,這是他的血。

『為什麼?』

他張著手佇立在我面前,他的背上是他替我擋下的箭,我手顫巍巍的將他臉上的面具拿下,看到的是一張靜肅的臉龐,冷俊卻透著溫柔,那個臉孔。

『師……父……。』

是師父,是徒兒日日夜夜都在思念的師父,那位看起來有點冷漠但總是很溫柔的師父,是當初將徒兒帶回純陽的師父,是那時離開純陽去到惡人谷的師父,師父是……那個帶著面具的叛徒……。

滿臉的淚水把視線弄的模糊,師父的身體在往下墜,我上前用身體撐住,師父的傷……好重好重,我拼命的喊著師父,一直喊著一直喊著。

『師父……師父!不可以睡,師父!』

『師父……徒兒好不容易再見到師父了,徒兒有好多話還想跟師父說……。』

『師父您跟徒兒說說話啊……不可以睡著喔師父……不要睡……。』

『師父……不要再丟下我了……徒兒拜託您……師父……。』

我將師父帶去不遠處的高陵上,看著師父身上的道袍越發的紅,心中越是慌亂,眼淚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怎麼辦?徒兒該怎麼辦?這一路上都沒有看見一個萬花谷弟子怎麼辦?徒兒……徒兒該怎麼辦?

『……別……哭……。』

一隻手撫上了我的臉,我緊緊握住那試圖給我擦淚的師父的手,眼淚還是掉的兇,師父用拇指指腹摩挲著我的手背,安慰我他沒事,努力的希望我不要再哭,後來師父又說了一些字,讓我再度有了希望。

评论
热度 ( 1 )

© 穆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