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莫

是时候,该重新开始了

再一次!

『磅…磅磅… …磅…』
此起彼落的聲響與對排球的熱情,那份熱度從體育館的門縫悄悄地奔流而出,感染了從旁經過的一名有著明亮黑髮的,相對沉默的少年,白神十羽。

十羽駐足在通往體育館的走廊的另一端,站立的身影顯得十分冷漠,可是眼裡時不時的流露出絲微的熱情,但是… …他的眼神同時也散發出一種寂寞和悲傷。

『排球… …』

已經不能… …

十羽不自覺得握緊沒有持有書本的右手,雖然表面仍舊平靜,眼裡卻是興風作浪不止,這是他明明決定好要永遠塵封的東西,但每次每日都像是早已養成習慣一般,腦中想著刻意避開,可是身體卻每次在同一時間主動來到它的附近,他不禁露出自嘲的苦笑。

中毒甚深,刻之入骨,無藥可救… …。

當十羽即將再度沈入過往的思緒中,體育館的方向傳來了他的同班同學,菅原孝支如往常一般開朗清明爽朗的聲音。
『白神!真巧呢,你怎麼還沒回家呢?』
『唔… …?』

十羽皺了下眉,思索著到底下一秒是計畫作什麼來著,雖然他是校中特等的資優生,但在莽方面上卻是極佳的健忘者。
『又忘記了嗎?白神你這點還是改不掉啊』

聽著菅原無奈的口語,十羽默默的抬起拿著書本的左手,看著看著慢慢的說。
『… …書』
『書…是要去還書嗎?』
『啊!』

十羽像是終於想起了什麼要事一般,雖然不論表面還是語氣上都沒什麼起伏,但對常常觀察隊友狀況的菅原來說,十羽的情緒起伏還是多少可以察覺出一些的。
『想起來了?那你快去吧,不然就晚了,我也要準備後面的訓練了,就先走一步啦!』
『… …加油』

菅原貌似沒有聽見十羽最後的落音,以自己的速度盡快的跑向體育館回到隊友的身邊,繼續未完的練習。

看著菅原離開的背影,十羽選擇默默的離去,漫步走向位於校園一方的圖書館。

放學之後的圖書館是十羽第二喜歡的地方,別於一般時候的寧靜,放學後的圖書館更多了添謐靜,這是十羽喜歡它的主要原因,只要來到這… …就會感覺好像所有的波瀾都能回歸平靜。
拿著欲須歸還的書本走向剛好是今天輪班的圖書股長久城加賀後,本來打算直接回家的十羽,因為久城的一句話,他馬上快速轉身走向圖書區。
『白神!你之前在找的那本《歿世錄》學校已經進書了,現在在新書專區。』

聽見常久以來一直想要閱讀的小說就躺在新書專區,十羽便拋棄了後面本已經計劃好的記事,也不管久城再一次諷刺自己是書蟲,立刻將剛才踏出去的步伐轉向,往新書轉區快步走去。

在一旁觀看十羽這一連串動作的久城,在嘲笑完十羽後陷入了沉默,他嘴角揚起了一抹笑容,像是惋惜像是擔心,神色有那麼點沉痛,但為了不讓十羽發現,這只出現短暫的片刻。
久城其實是十羽的舊友,從國中開始在排球場上認識後就沒有再分開過,不過在經歷了一次意外後,他們的友情降到了零度,那次的意外使得十羽不再接觸任何人,直到上了高中,碰到了菅原後情況才開始好轉,也讓久城有機會再次和十羽有了互動。

 

『… …這!』
找到書的十羽表情看起來有那麼丁點的愉快,取走書後走向空曠的閱讀區開始翻閱手中的小說。

也不管時間過了多久,也不管已經前來提醒圖書館準備關門的久城,十羽就是一直看著,絲毫沒有其他的動作,不停歇的翻閱,停不下來。
『白神~已經很晚了,我要關門啦!校工都來催了!能不能每次都這樣呀…我偷偷讓你借回去好不好?』
十羽仍舊保持一慣的動作,完全沒有聽進久城的話,雖然久城早就知道十羽的這種毛病,但感覺上好像比之前更嚴重了,連提出要破例讓他借出學校也沒有任何動搖,可真讓久城真是想破頭的傷腦筋啊。

無奈之下,久城只好嘆氣退出這個無法打擾的空間,他走出圖書館,十分傷透腦筋的樣子被剛好準備回家的大地、菅原和排球隊一行人給注意到了。
『欸?』
『怎麼了嗎?影山』
『嗯,菅原前輩,圖書館這個時間應該已經關門了沒錯吧?』
『是啊,怎麼會這麼問?』
『有人站在那,好像很苦惱的樣子。』

影山舉起手指向圖書館所在的方向。
『有、有人… …!難道是鬼嗎?!』
『笨蛋日向別亂說!那明明看起來就是很正常的人好嗎?』

聽見影山說的話,其他好奇的人也紛紛往圖書館的方向注視,想要理清楚究竟是誰在這麼晚,甚至比他們練習結束後還要晚的時間還待在圖書館未離開。
『欸!那怎麼好像是久城?』

首先認出圖書館門前的人的大地脫口而出。
『大地你說久城?… …欸!真的是他欸!』

隨後看見其人的菅原也在認出是久城後感到非常驚訝,心裡知道他是班上的圖書股長,但這個時間照常理而言應該早就回家了才對,然而人卻還在圖書館門前徘徊。
『是前輩們認識的人嗎?』
『恩,他是我們的同班同學,不過他為什麼還沒回去啊?』

大地搔了搔後腦想著任何的可能性,但始終想不出究竟原因為何,身為同班快三年的同學,對於他的了解雖然沒有很深但是也知道個大概,卻還是想不出一個可能的原因來,因為久城雖然是個負責的人但他十分不喜歡放學後繼續久留在校,如今此刻卻還在圖書館停留,這是非常神奇的一件事。

 

而此時菅原突然想到了唯一的可能性。
『啊!難道是!』
『菅你知道嗎?』
『啊,恐怕是白神吧…他大概又看書看到忘我了。我過去看看,你們就先走吧。』
『那菅你自己回去要小心喔!』
『知道了!』
和隊友道過再見後,菅原往久城的方向跑去,再聽過久城的描述以及他的困擾之後,得出了和他心裡想的一樣的結論。
『果然,白神又來了。』
『是啊,早知道就不要在這個時間點跟他說了。』
菅原看著懊惱的久城在一旁也跟著無奈的乾笑。

 

『那久城你有急事嗎?』
『是沒有啦,不過這個時間是交通比較有問題就是了。』
久城摸著自己的後腦勺困擾的說。
『那你還是快點離開吧,白神交給我就行了。』
菅原笑著對久城說,當然久城因為實際因素,不像以往推脫菅原的好意,而是欣然接受了他的建議。
『雖然覺得每次都麻煩你很過不去,但這次白神就真的是拜託了。』

『嗯,就交給我吧!』
兩人說完,久城便把鑰匙轉交給菅原,交代了句明天還我就行了,便快跑離開了學校趕搭末班車回家。
菅原目送久城離去後,他轉身走進圖書館,此時的圖書館因為早已經準備要關門了,所以在除了十羽所在的地方日光燈還是通明的之外,其他地方全是黯淡一片。
菅原朝著亮光處走去,打量著眼前的十羽,試圖打斷他的閱讀說著。
『吶,白神!已經很晚了,得看點回家才行!所以明天再來看書吧,好嗎?』
菅原用緩和的語氣想去說服十羽,可是果不其然十羽還是沒反應,菅原莫可奈何的想本來想說不要用他討厭的方式,但時間緊迫不能給等著關門的校工添麻煩,因此他直接舉起他的手掌擋在十羽的視線之前,藉此干擾十羽的閱讀,而這個方法很明顯的開始奏效了。

十羽注意到擋住視線的障礙物,為了閱讀後續的故事發展他不停地閃躲企圖閃過眼前的巨大障礙,然而菅原的手掌不斷地跟著十羽視線變換的方向移動,最後甚至索性走到十羽背後直接用雙手遮住十羽的雙眼。
面對突如其來的黑暗,十羽才終於意識到來人是誰,或許應該說只有他才會用這種方式成功干擾到自己。
『唔… …』
聽見十羽不滿的悶哼聲後,菅原才將自己的雙手拿開。
『終於注意到我了嗎?』
而回應他的是十羽轉過頭來,因為不高興剛才菅原的舉動而微鼓起的顯些紅潤的雙頰,雙眼透露著我不喜歡這樣的神情。

當下看見十羽這副模樣的菅原頓時愣住了,他突然在心中泛起了這個樣子的白神好可愛的想法,而之後又在瞬間對自己的思想感到很糟糕。
或許是第一次意識到這件事,又或許是現在才正視這份情感,所以對自己竟然對同班快三年的男同學產生這般的情愫有點手足無措,但因為害怕被十羽發現自己剛才一時間的失態,他馬上接了話。
『我知道你很不喜歡在閱讀的時候被打擾,不過現在已經很晚了喔,我們得快點離開學校才行,不然校工會很困擾的。』
雖然感到不開心,不過十羽開始有動作,動手收拾起自己身邊的東西,他自己本身一樣不喜歡給別人添麻煩,因此十羽快速的收拾完所有的東西後,跟著菅原一起離開了圖書館,不過在離開學校的時候當然免不了又被校工好好說了一下。

在回家的路上,菅原和十羽並肩同行,一路上都非常的安靜,這種氛圍一般而言是會讓人感到實足的恐懼,雖然僅限於心臟不夠力的膽小鬼,可是現在的菅原卻也感受到類似的感受。
因為剛才自己一時的胡亂思想,直到現在還是讓菅原心跳不已,他一方面擔心自己剛才的失態有沒有被白神發現,一方面因為實在是太在意了所以感覺心臟的跳動特別強烈,強烈到好像心跳聲都快被一旁的白神給聽見,他越想越擔心可是菅原越發去想要克制自己狂亂的心跳,感覺就越難以平息下來。
此時的十羽突然意識到有什麼地方不太對竟,以往要是跟菅原一起回去,他在路上都會跟自己分享一些排球隊上的瑣事,雖然在耳裡感覺有點刺耳但不排斥菅原不停對自己分享這些他感到快樂的事,然而今天卻一點聲音也沒有。
察覺到這一點時,十羽將視線放到菅原身上,在路燈的照耀下他看見菅原微紅的雙頰和感覺像是在隱忍什麼的表情,這使平常沒什麼表情的十羽蹙緊了眉心。
『… …不舒服?』

『欸?!啊!沒…沒有!我沒事!只是…只是我在想明天的體育課該怎麼辦?』
突然被十羽發問的菅原慌張地胡弄過去了,不過因為十羽在某方面真的是太過遲鈍了,所以完全沒有發現菅原這誇張的異樣。
『… …嗯?』
看著十羽沒有發現的樣子,菅原接著說。
『分…分組啊!明天老師要上排球課要求我們先分組不是嗎?而且還說排球社的得平均分散才行,所以我還在想該怎麼辦呢?』
『分組啊… …』
『嗯!…對了!白神你明天要不要跟我一起呢?』

聽到菅原的提議,十羽驚訝的睜大了他的眼睛,可是馬上又恢復了一般的神情,不過卻多了些愁苦的色彩,記憶在腦海裡顛覆,這讓十羽不禁為難了。
『…我… …很爛』
『那樣也沒有關係,我雖然是排球隊的隊員,不過也沒有說很厲害,怎麼說呢?其實我是想跟白神一組才這麼說的,所以…好嗎?』
看著動作有點害臊但卻很積極在邀請自己的菅原,十羽發覺自己越沒辦法拒絕眼前的人,下意識地他點頭答應了他的邀約,當然菅原很高興,他一面說著明天會再去找久城組隊,一面又開始叮嚀自己要早點休息免得上課又要睡著了,之後兩人便再十字路口分開,等待明天的相遇。

 

天氣不讓人失望的是個大晴天,可是對現在的十羽來說就是酷刑了。看著場地上來回飛躍的排球,他想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只好邊避著右手手腕邊側身想辦法擊球,不過排球場上選手所站的位置是會輪轉的,而換到十羽時期望也不用太大,大家看著他先前的表現,球基本上都不太會過網甚至出界,發球大概也不會好到哪去,但是十羽以前是個偏向全方位型的球員,兩手輪發是他以前的慣用方式,雖然他一直以來避著不碰排球,但在現在的氣氛,這種氛圍,可是讓他很手癢的,因此在大家不抱期待的情況下,十羽以左手的跳發逆轉了比賽的走向。

在球快速擊落在對方的球場,發球得分的哨音響起後,全場一陣靜默。

左手的知覺開始有了麻痺感,刺刺癢癢的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掌心亂竄著持續延伸到心底,最後被胸口沉重的喘息和快速的心跳壓抑住某種衝動。睽違已久的跳發在十羽和久城的眼裡有著相似卻又不一樣的悸動。在他們內心還在翻騰之時,四週的歡聲雷動打斷了他們各自的思想。場上沸沸揚揚的驚嘆聲,有場外同學的歡呼也有場上夥伴的鼓舞和驚呼,而當中最主要拉回了十羽的注意力的是站在本身就所屬二傳手位置的菅原。
『白神你剛剛那球真是太厲害了,嚇了我一跳啊!』
『欸…恩… …』
看著這麼激動的菅原,面對他拼命的稱讚以及鼓勵和認同,十羽頓時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雖然手足無措但是心裡非常的高興,這樣的氣氛這樣的場景這樣的感覺,令十羽甚至開始在想。
或許… …該放過自己了… …。

第三局開始,對方趨於領先但依舊不影響菅原他們這一隊的士氣,雖然是班上的練習賽不過認真也是不錯的,此刻的十羽開始漸漸的將實力慢慢體現出來,雖然還是避著右手所以擊球還是亂七八糟的,但是光發球得分就足以彌補這部分的不足。
看著十羽的轉變,久城也決定要開始拿出實力跟著好好玩一把,在菅原托球給主攻手後,他對菅原要求下一球托給他,他想再一次體驗得分的快感,當下聽到的菅原感覺上察覺到了什麼,但他也不疑有他,於是下一分便由久城以直接扣殺得分,場上又是一陣驚嘆。
『吶!久城,你之前是排球隊的主攻手吧!』
『被你發現啦。』
久城略微歉意的笑著,而菅原笑著並開玩笑般說著。
『竟然現在才拿出實力,真不夠意思啊!』
『抱歉抱歉。』

在一陣嬉鬧結束後,這一次站在球場左方網前的是十羽,在大家的鼓勵之下以及久城和菅原的微笑打氣,十羽決定這一球要好好擋下來不可以再害怕,可是當對方的副攻手也想要試著扣殺時,他失敗了,不論是殺球的那個人還是十羽。
偏掉了的扣殺直接往十羽頭前的方向飛快的襲去,那時候的十羽早已經跳起準備攔網,但是他沒想到對方竟然想學久城的招式甚至還嚴重失誤,然而現在他眼前的這些景象讓他換起了最深刻的回憶。
十羽感覺到莫大的恐懼,這個景象就像他最後的比賽那樣,當時對方的惡意的扣殺在十羽的手已經碰觸到球準備攔下時,那個人他加重手上的力道用力壓在球上,看著那個人猙獰的臉以及手指、掌心和手腕傳來的痛楚,瞬間十羽感到非同小可十分巨大的恐懼感在侵襲著他的大腦,下一秒他感受到的便是絕望,他的右手因為當下的姿勢和對方強大的力道,手腕的韌帶撕裂而且骨折。

相似的景象直直勾起了他最沉痛的傷痕,那是無法抹滅無法痊癒的傷疤。十羽顫抖著,他無法將球攔下甚至擊回對方的場,手因為懼怕無法去碰觸球或是保護自己,雙手微開的,還保持著躍起的姿勢無法反應的十羽動作僵持不能變動,他再次的下沉在強烈的害怕的感覺中。
『…不要… …不要!』
十羽的嘴透露出顫抖的語音,細微的絕望與害怕呈現在他此時的臉上。
『白神!』
『十羽危險啊!』
一旁的久城察覺到十羽陷進了和那時候一樣情景之下他慌張的吼著,而菅原在發現十羽的不對勁後感到異常的害怕,就好像看到自己最喜歡的東西毀壞了一樣,他突然有股強烈的預感十羽會受傷,也非常擔心害怕的喊著,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菅原不再稱呼他為白神,而是直接呼喊著十羽的名字。
眼睜睜的看著球即將砸上十羽的前額,兩人飛快的向前跑去,但還是敵不過球速和重力加速度,那顆排球直接擊中了十羽的額頭,他應聲往後跌落,而衝上前的菅原一把接住了他向後倒下的身軀,久城也急忙查看十羽的情況。

『十羽!十羽!你振作點啊!十羽!』
菅原拼命的呼喚著意識有些昏沉的十羽,深怕他會醒不過來。
『白神!』
此刻的久城用手輕拍十羽的臉頰,試著將他昏眩的意識喚回來。
『唔…嗯… …』
這個方法奏效了,十羽的意識開始清晰了起來,但他的狀況仍然處於不樂觀。十羽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著,眼淚開始不受控制的掉落,明顯的是對那時的重傷餘悸猶存。
不知情的菅原不明白十羽是怎麼了,只是他非常的擔心非常的難過,看著十羽的眼淚他感覺他整顆心都揪住,很難受很難受,他從後整個抱住十羽還在顫抖的身體,雙手緊緊抱著想給與他最大的溫暖,同時在他耳邊說著。
『沒事了!已經沒事了十羽!已經沒事了!』

 

在旁邊看著的久城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但同時心裡也在想,如果當時我也這麼做,結局會不會就不一樣了?

在久城想事情想得入神的時候,突然菅原直接將十羽橫著抱起。

『我先送十羽去醫護室。』

然後他就匆匆的抱著還在發抖的十羽離開了球場,等到久城回過神的時候,菅原已經帶著十羽離開了他的視線,而他也再一次嚐到被丟下的滋味,被十羽丟下的滋味。

『結果還是抓不住嗎… …』

『不好意思!請問有人在嗎?』

菅原小心翼翼的擁著十羽的身子拉開醫護室的門,回應他的只有空蕩蕩的房間,在他心想著糟糕沒有人在時,他望向一旁純白的簡易病床,然後輕柔的將十羽安置好讓他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本來打算就這麼直接離開讓這裡回歸最寧靜最安靜的狀態後就去通知老師們時,他感覺右手多了個力道在拉扯,菅原驚訝得回頭察看,發現是十羽為抬起的左手在抓著自己的掌心。

此時十羽微微睜開還含著淚的雙眼,面對眼前有些模糊的視野他有些困惑的皺了一下眉頭,稍後舉起有點脫力的右手揉了一下雙眼想要擺脫這模糊的感覺,卻一個不小心的碰到剛剛被球打中的地方,他感到有些吃痛得悶哼了一聲。

『…嗚!』

『十羽你還好嗎?剛剛被球打到的地方還會痛是不是?』

一個溫柔的聲音在身前不遠處響起,這時才讓十羽發覺到床沿還坐著一個人。

『…菅…原?』

『什麼事?』

這個回應這個溫柔的笑臉,讓十羽頓時愣住了,同時也發現自己還抓著他的手,十羽立刻坐了起,當然菅原很自動的上前幫他將枕頭立了起來讓十羽可以舒服得靠著,不過他並沒有發現在他靠十羽如此近距離的時候,十羽的動作有一瞬間的僵硬以及臉上顯些害臊的淡粉色,在一連串的動作結束後,十羽默默的將手抽離,菅原雖然感到有點驚訝和失落,但他不想強迫十羽,不論是各個方面都是。

在兩人保持回正常距離的狀況之後,十羽也開始整理剛剛發生的事,可是這一次他想到一半就不想在想下去了,應該說是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害怕…他害怕再一次想起他失去最重要的東西得那一刻,到此十羽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就在他又快面臨崩潰邊緣的時候,他的頭頂多了一個溫厚的手,他很訝異,但接下來的發展更讓他驚訝。

『如果不想想起來的話,那就不要再去想了,沒有關係的,雖然…我不知道十羽曾經發生過什麼事,但如果是會令十羽感到這麼痛苦的話,就不要再去想了,等到…等到你可以接受或放下的時候在想起來就好了,所以十羽不要再擺出這麼難過的表情出來了好嗎?』

他哭了,十羽放聲的哭了,因為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在他跌入深淵,沉入黑暗之中還願意陪在他身邊,他想抓緊眼前的人,可是他不敢,他怕這只是一時之間的夢,怕只是一廂情願自以為對方是真心的在安慰受傷得自己,所以他只能抓緊已經被淚水沾濕的床單抽泣著。

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十羽,像個無助的孩子用眼淚釋放著自己的悲傷的十羽,菅原感到非常的心疼,他伸出他的雙手將十羽擁入懷中,任由他將自己的運動服用眼淚浸溼。

過了一段時間,菅原感覺十羽貌似漸漸得冷靜下來了,但他還是不鬆手,他想等到十羽要拉開他的時候再放手,只要十羽還需要他,那他的右手就絕對不會放開他對自己伸出的左手,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讓菅原很意外,因為十羽不僅沒有拉開他,還開始對他訴說起他最沉痛的記憶。

『那時候…是初中綜合大賽… …』

原來白神十羽是當初和牛若處於同一所初中的,他們隊中的另一位王牌選手白神玖,然而因為那場意外,當時和他們一同競爭前四強的初中因刻意中傷被判失去參賽資格,北川第一中學直接晉級總決賽,可是白神卻再也無法出賽。失去幾乎占據他全部人生的排球的白神,在醫院靜養的期間他不僅不願意接見任何的親人,連陪伴他好些年的隊友也一一被他轟出病房,徹底的將自己封閉了起來,換了房搬了家甚至連名字都換了,就是為了不讓任何人再找到他,又或者是為了讓自己再也不要去想起任何跟這件事,所有相關的蛛絲馬跡一並清除掉,連當時最好的朋友兼隊友的久城也列入拒絕往來戶,一切重新開始。

『所以…你是當初北川第一中學的二號王牌,白神玖?』

『恩…』

『這樣啊…』

聽見這麼多令人吃驚的事,菅原一時半會有點難以消化,但他知道有一件事情絕對要讓十羽知道。

『十羽…那你真的打算放棄排球嗎?』

菅原試探性的問著,但見到十羽沒有反應於是他繼續說。

『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麼辛苦的,沒有必要這樣子去逃避你喜歡的東西,你還是可以去接觸它啊!這是我的想法法啦,如果是我…如果是我發生這種事,雖然我也會怕會不會拖了隊友們的後腿,會不會就這麼害了所有人,會不會就真的再也不能打球了,但是就算是這樣,我相信一定有我還能做到的事情。』

『可以做的…』

『是啊!雖然不能打球,不過也可以幫忙想策略之類的,或是口頭教學搞不好也可以。啊!』

『嗯?』

『十羽你可以來我們這裡當經理兼顧問啊!潔子她們現在因為我們的訓練量增加有些忙不過來,我們也為了全國賽在努力增強自己的實力,如果十羽加入我們的話,我相信我們肯定能變得更強,而十羽你也不用這麼辛苦的…』

『為什麼…』

正當菅原話還沒說完的時候,十羽打斷了他,他不明白。

『為什麼要這樣幫我?』

看著十羽有點糾結的表情,菅原明白,他明白十羽現在還沒辦法完全接受一個人是真的真心完全對他好的,他明白他在害怕,所以他更溫柔的笑了,並且握住十羽的左手。

『因為我想幫助你。』

『沒有利益…』

『我不要什麼回報,我只是…想幫助十羽,就只是這樣而已。』

『…為什麼?』

菅原的話十羽會信,但是他還是不懂,或許菅原是真心要幫助自己,他也開始相信菅原或許真的能帶自己走出黑暗,可是他還是很疑惑,因為他對自己的好遠遠超過這些。

聽見十羽再一次的為什麼,菅原顯得有那麼點的慌亂,他知道十羽這一次問得不是為什麼幫他,而是為什麼對他好這件事,這讓菅原可以說是萬分糾結呀!他不知道該不該現在跟他說明自己的心意,同時他怕會不會一表明後十羽會逃離自己,但是…有些事情不試試怎麼會知道結果。

『因為…』

聽見菅原要回答自己的問題時,十羽不自覺的將身體往菅原的方向傾了過去,他想聽清楚菅原的回答,然而不知為何的心跳的頻率比平時還要高上一些。

見到十羽的這種這麼可愛的表現,菅原更加緊張了,他有點害怕下一秒會做出出格的事情,但現在最緊張的還是對十羽說出那幾個字,雖然有點想逃離這個話題但既然決定了就要做。

『因為…因為我…喜歡十羽… …』

『…诶?』

十羽愣住了,而且這一次是完完全全的愣住了,第一次被人這麼直接的告白,這讓她顯得非常不知所措,兩頰的溫度不斷得升高,他慌張的眼神完全不知道該擺在哪理才好,其實他心底原本以為菅原跟久城一樣,是因為朋友才願意待在他的身邊不離不棄,畢竟當初久城就是這麼對他說的,所以他才會再一次願意跟他親近,可是菅原卻是因為”喜歡”他,十羽這下真的完全不知該怎麼辦了,但其實發燙的雙頰和下意識握緊的手早就出賣他的真心的。

見到十羽滿臉通紅的模樣,菅原的臉也從原本害臊的羞紅變得更加通紅,有點想先抽身去做一開始就該做的事,但是此時他感覺手中的手更有力的握住自己後,他決定試探一下也可以說是尋求十羽的回應。

『那十羽…你…也跟我一樣…你滿腦子都是我的身影嗎?』

菅原略帶羞澀又有點惡作劇般衝著十羽開朗的笑著。

十羽在看見菅原的笑容之後,臉更加得紅潤,像是可以滴出血來一樣,他撇過頭心裡不禁嘟囔了一句不是明擺著嘛,鈍鈍的點了頭,這下他更加不能正視菅原的臉了,但是下一個迎接他的是讓他更加害羞到不行的事。

菅原其實沒想到十羽真的會這樣如實的回應他,他以為他會直接逃離開醫護室,沒想到十羽給予他答覆,而且還是這麼可愛的方式。

『糟糕…』

聽見菅原說了這句話後,十羽疑惑的稍微轉過頭看了一下他,但還沒看見臉就感覺到頸間一陣騷癢。

『…好高興…』

原來是菅原高興到直接將頭埋到十羽的頸間去了,兩人之間的溫度再度往上升。

過了一段時間,十羽終於受不了那炙熱的溫度,他十足害羞得稍微推開了菅原。

『要上課了…』

說完他正準備下床逃回教室時,菅原拉住了他的右手不讓他下床,雖然臉上還有紅暈,但他還是很認真得對十羽說。

『不可以,你剛剛被球打中的傷還不知道要不要緊,還是先在這裡休息等老師回來看過再說吧。』

『不在意…』

『十羽…』

菅原叫著他的名字,整個人呈現半跪在床沿的姿勢,一手困住十羽一手輕捏起他的下巴不讓他有機會下床,十羽驚訝的看著處在自己上方的人,明明臉還有著害羞的神色卻如此堅持不容退讓並這麼關心自己的他。

『但是我很在意啊…』

菅原說完,他直接堵上了十羽的唇瓣。

而沉浸在此刻的他們,沒有發現到在醫護室門外從頭注視到尾的久城,也沒有看見他在默默離開的那一刻眼角落下的一道珠光。

『雖然感到很不甘心…不過這一次…之後,玖就真的…拜託你了…菅原孝之…』

留下了這一句祝福後,久城伴隨著上課鐘聲的尾音離開了這個走廊。

________後記________

『菅原孝之、白神十羽…咦?有哪位同學知道他們去哪了嗎?』

『老師他們在醫護室。』

久城在坐位上神情有點點低落但還是大聲的回應著,此時菅原剛好忡忡忙忙得趕上。

『抱歉老師我遲到了!還有十羽他在醫護室休息。』

『我知道了,菅原你趕快回位置吧。』

回到位置上後,久城用很驚訝的眼光看著還很氣喘吁吁的菅原,心想他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而在他驚訝之餘,菅原腦中裡面還在想著剛才發生的事,現在回想起來臉還是很不爭氣得紅了,不過他笑得很滿足,因為之後十羽他同意到隊上擔任經理兼顧問一事,這個只要等老師和教練同意之後就可以勝任了,不僅如此他之後也能常常看見十羽的身影,想到這裡菅原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反觀現在還躺在醫護室的十羽,雖然他答應當經理和顧問這件事自己感到也很開心,畢竟之後還能有機會碰到最喜歡的排球,但是他現在思緒非常混亂,十羽左手拿著剛剛醫護室老師給的冰袋冰敷著上堂課受傷的部位,可是右手沒有理會醫護老師的疑惑,一直沒有放下並摀著自己通紅的臉跟剛才被吻過的唇,他知道交往後這種行為很正常,可是對長期不太跟其他人有接觸的十羽來說,這還是令人太害羞了啊!

评论 ( 9 )
热度 ( 1 )

© 穆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