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莫

是时候,该重新开始了

Bleach死神--非鏡中花,是水中月?<三>

第三章、疑惑X開始X鬧劇?

一陣靜默… …。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黑崎。

“你說…你是穿越者?這種是可能嗎?!喂!紫玥!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我看起來像是在開玩笑嗎?”

我轉過身來看著他,就只是看著,就讓他說不出話來了,看樣子也明白這是事實。

“不過這種事…可能嗎?”

石田提起了第一個疑問。

“可能…不過前提是你先死過一遍,如果幸運的話,就可以穿越… …”

“先死過一遍!... …那紫玥你…”

松本驚訝的開口。

“沒錯…我已經死了… …在前年的十二月,我遭遇了雪崩…死了… …”

瀏海順著紫玥的動作垂了下來,掩蓋住了他的神情,讓人看不清… …。

“紫玥…”

本來想說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突然得知了這種事情,讓一護完全反應不過來,本來想要給予安慰,但是喉頭卻像是被什麼卡住了一樣,一句話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不過這份尷尬也沒有持續多久。

“不過死了或是沒死其實都沒差,我才懶得去留戀去遺憾,只要還擁有現在,就都無所謂。我的記憶還很模糊,不過我很清楚知道一件事,我的死亡…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應該是有人操弄的,不然我不可能在前天為了救一個小鬼,被大虛襲擊還能安然無事的站在這。”

說完我順勢看了看自己的手,原本被砍斷的地方那理的傷疤已經不見蹤影,這更讓我更加的不爽,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人敢挑戰我的極限,敢玩弄我?!那就最好有種不要被我找到… …,我握拳。

“你說你被大虛襲擊結果還沒事!!!”

“這麼驚訝作什麼小鬼”

“就說了我不是小鬼!叫我日番谷隊長渾蛋!!!”

“好了好了,隊長你冷靜一點嘛~反正你真的本來就是小孩子嘛~”

“松本!”

“那麼… …”

黑崎發出了第二個問題。

“你又為什麼有斬破刀呢?”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紫玥回答。

“你說你不清楚?”

日番谷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沒錯,不過我有想過一個最合理的解釋是…現在站在這裡的我應該也是死的,就跟你們死神一樣… …,所以我才會擁有斬破刀吧”

不理會日番谷的表情,紫玥繼續說。

“那關於你的斬破刀…他叫什麼名字?”

安靜了一段時間的石田發問。

“殘月”

“那紫玥,你剛剛的招式是?”

一護接著問。

“七式,虧月,這是我藉著殘月和我的能力進行結合所自創的十大招式之一。虧月,是藉由靈力快速壓縮聚集成一個高密度靈壓球,然後釋放,就像是子彈一樣,和殘月結合後改善了發射不穩定的問題後,就能像狙擊手一樣,將目標狙擊給予消滅。… …你想試試嗎?黑崎”

我側過身平靜的看著黑崎。

“別跟我開這種天大的玩笑啊!會死吧!你想殺了我嗎?!”

一護激動的說著,紫玥則是沒趣的呿了一聲。

此時房門傳來一陣敲呼聲。

“哥哥已經可以吃飯喽~”

“喔!是游子啊!石田、茶渡、紫玥我們下去吧”

"那這些我就先秉報給屍魂界了" 日番谷跟松本離開前說到。

 

“哇… …好…好豐盛啊… …”

一護僵硬的說著,你沒看錯,一護和石田他們現在是呈現僵硬的狀態,因為今天的菜餚… …。

“今天的主菜是我煮的香蕉巧克力炒麵~♥”

井上開心的說著。

“巧克力跟香蕉我是看得出來,不過井上同學…那個白白的是什麼啊?”

石田僵硬的用手指指著交錯在巧克力上方的白色醬料。

“喔~那個是美乃滋啊!好了,你們就別繼續問了,趕快吃吧!涼掉了就不好吃喽~”

井上推著大家陸續入坐,不過因為餐桌的位置不夠,所以夏梨跟游子就自動的說要去沙發上坐著吃,但是紫玥已經搶先了一步躲去沙發上坐著了。

“喂!紫玥!你不過來一起坐嗎?”

我在頭頂用手打一個叉做回應。

“你又回復原樣了嘛”

一護無奈的問道,而我選擇以默不作聲做為回答。

“我看我們就別理他了,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啊”

石田又推了推眼鏡。

“恩,那夏梨、游子!你們誰要來一起坐?”

“我就不必了一哥,我要去看電視”

“那游子你來吧”

“好,那夏梨我過去喽~”

“喔!”

晚餐時光就這麼平靜的展開了…才怪!這只是一開始的假象罷了!先不說這奇怪的料理竟然意外的還不錯吃,餐桌上的氣氛也很平凡也很歡樂,但是!夏梨卻不知道為什麼的一直用奇怪的視線盯著我看,害我現在有點… …食不下嚥。

“夏梨你…是有話要說嗎?”

“嗯?沒有啊!怎麼這麼問?”

“你的視線…感覺很不自在”

紫玥皺了一下眉頭,而夏梨還是繼續盯著他,不過同時也開口說了一個令一護他們都很驚天動的的一句話。

“因為我很好奇像你這樣的一個面癱既然會笑,那是不是還有其他的表情?”

紫玥華麗麗的噴飯了,而後頭餐桌上的人聽見了也開始燥動了起來。

“诶!!!夏…夏梨!你說紫玥他!笑…你看過他笑!!!”

一護激動的說著,一旁的井上跟石田也陸續跟著問。

“真的嗎?!紫玥同學他笑了!夏梨這是真的嘛?!”

“感覺好難以想像!這件是真的?”

跟著這股氣氛游子跟茶渡說了更勁爆的話。

“哇!我好想看紫玥哥哥笑起來的樣子!夏梨!紫玥哥哥笑起來是不是很好看嗎?!”

“連我都…好奇起來了”

感受到後面熾熱的目光,紫玥更是覺得他快吃不下這頓飯了,一股莫名火也跟著燒了上來,連拿著筷子的手都開始顫抖,然而夏梨還在一旁火上加油的說。

“紫玥哥,他們都很激動很好奇ㄟ,我看你就乾脆再笑一次吧”

話語落下的最後一刻,當下紫玥在放下碗筷後突然起身,而大家仍持續關注著紫玥接下來到底會做什麼事,然而事情的發展不完全照著他們的期待。

紫玥走上了樓,進到了一護房間,拿了一個枕頭下樓,這時他們才發現大事不妙,紫玥生氣了!但發現的時候早就已經太晚了,紫玥落了一句’你們想看我笑是吧…睡著再說吧!’然後就用和平常一樣只不過更黑的臉將枕頭丟了出去,在想躲以及開始躲藏的當下,因為坐在主位所以比其他人慢了一步的一護被枕頭直接性的命中了臉昏了過去,同時今天大家也再次想起了一個教訓,敢惹紫玥…那你就是不要命了… …。

“要你…笑一下… …是會死啊”

而這是一護倒下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评论

© 穆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