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莫

是时候,该重新开始了

Bleach死神==非鏡中花,是水中月?<二>

第二章、發現X斬破刀X你是誰?

“又是這股討厭的感覺,不知道游子有沒有事…”

夏梨不安的說著,但相對於不安的夏梨,原先坐在她旁邊的紫玥早就已經準備要先行一步衝出門了。

“等一下紫玥哥!你難道是要去找那個怪物嗎?!會死的!不可以去!”

夏梨抓扯著我的衣角,神色緊張得都快發白了,雖然想說就乾脆丟給樓上的那幾個死神去處理就好,不過…我果然還是… …。

“夏梨,沒事的,乖乖待著”

我回以了一個淺淺的微笑,趁著夏梨發呆的同時衝出了房子,在死神他們從窗口出發前先一步到了在一兩個街口外的游子他們身邊。

 

當紫玥趕到的時候,是井上用三天結盾剛擋下一波攻擊的時候。

“井上!游子!”

我緊張的吼著,因為游子正被那隻大虛抓在手中,可惡!沒辦法了… …。

“紫玥同學你不可以過來!”

井上深怕紫玥會受到波及,神情緊張的喊著,一邊還不停注意被大虛抓住的游子的情況。

“織姬姊姊…紫玥哥哥… …”

在游子的臉上不意外的是十分害怕的表情,碰到這種事情又莫名其妙的好像被什麼東西抓住,也看不見抓住自己的是什麼東西,這種恐懼感…就跟你被吊在高樓大廈最高層的牆外一樣驚悚駭人恐怖。

“游子!該死沒時間了…井上你快點閃開,等下準備接住游子”

紫玥吼著,這大概是他第一次這麼緊張的樣子。

“诶?!紫玥同學你要做什麼?”

井上不明所以的問著紫玥,不過紫玥已經不等她的疑惑和反應,開始聚集了他的靈力,嘴裡默默的說道。

“亂舞吧… …殘月”

在紫玥說完的同時,一縷一縷看似透明的月牙色的靈壓已經聚集成了一把斬破刀的樣子,他一手握住了刀柄,另一手握著刀鞘,緩緩的將他的斬破刀出鞘,而隨著他的動作,刀真實的樣子也漸漸的在月牙色的靈壓消逝的情況下現形,是一把尾端有著鎖鏈的長型鐮刀,鎖鏈像是有生命似的在一瞬間便纏在紫玥的手臂上,像是本來就跟紫玥相連一樣看不見它的末端。

井上驚訝得說不出話,一直以為紫玥只是普通的跟夏梨一樣的高靈壓人類,沒想到卻擁有斬破刀,在她還來不及理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同時,紫玥有了下一步的動作。

“七式,虧月”

我舉起我的斬破刀朝著面前的有著面具的大隻佬,將靈壓以最快速的方式聚集,然後… …發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虛消失後,游子也因為沒了束縛而掉了下來,好在井上在回過神後立即用三天結盾接住了游子。

看著抱在一起的兩人,紫玥也恢復成平常面無表情的面癱樣,不過… …

“有事回去再說吧”

像是故意說給什麼人聽一樣,但是卻什麼人也沒看到。

“紫玥同學你是在跟什麼人說話啊?”

井上疑惑的牽著游子走了過來。

“沒什麼”

我隨手接過他們手中的所有袋子,轉身準備帶著他們回黑崎家。

“這個我拿就好了,紫玥同學”

井上伸出手準備將部分的袋子拿回來自己提卻被紫玥給閃過了。

“沒事,你顧好游子就行了,回去吧”

聽見了紫玥的話,井上也不好再說什麼了,連著剛剛的疑問一同化在回應裡。

“恩”

 

在紫玥後隨即到達的一護、日番谷和松本,從頭到尾的將所有事情發生的經過通通都收進了眼底,也將他的最後一句話聽了進去。

“看樣子被他發現了”

日番谷眼神凝重的看著返途的紫玥。

“紫玥…沒想到紫玥他竟然有斬破刀…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護驚訝的愣在一旁。

“還不只這樣,看這個靈壓… …很可能是隊長級,不過也很可能…更高也說不定”

松本思索的回話。

“不明白的部分回去再問吧,他剛剛也說過了,回去再逼問就好了”

日番谷轉身一個瞬步便離開了現場。

“嘛~也只能這樣了,沒辦法了,我們也回去吧,一護”

“喔!喔…”

兩人也跟著離開,回到了一護家。

 

“我們回來了~”

游子跟井上開心的問候著迎面而來看似非常緊張的夏梨,而夏梨則是開始檢察游子身上有沒有受傷之類奇怪的東西在身上,而發現沒事後她也大大鬆了口氣,後來也注意到了在井上身後的紫玥。

“紫玥哥你沒事吧?!”

越過游子看向了一臉平靜站在眾人身後的紫玥,而他悶哼一聲的回應了她。

“恩”

等夏梨的眼神在我身上看過一遍讓確定我沒事後,就拿著裝著晚餐材料的袋子前往他們家的廚房走去,但卻在剛走進去的時候遭到了井上制止。

“紫玥同學!煮晚餐這件事就交給我們女孩子來做就好了,你就乖乖得等我跟游子煮完飯再來吃就行了,趁這段時間你就先去外面做些其他事情打發一下吧~”

就這般的紫玥被請出了廚房而當下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愣在那,但馬上就有另外一件還未解決的事情找上了他。

 

“紫玥,很抱歉這麼急著又叫你來我的房間,你都還沒休息呢”

一護深帶歉意的抓了抓他的頭髮,神色還有那麼一點點的慌亂跟緊張。

“沒有什麼道歉不道歉的了…今天… …就一次都講明吧”

在我握上把手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個奇怪的視線,轉頭看向一護發現他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怎麼了嗎?

像是發現了紫玥的疑問,一護回答。

"啊!沒什麼啦,只是第一次聽到你說了這麼話,感覺還蠻驚訝的..."

你是欠揍嘛... ...我怒視,算了!跟這種人計較會短命的,於是我轉開門把跟一護進到了房間,也不驚訝的他們都在。

"黑崎,紫玥,你們可終於來了"

石田推了推他鼻梁上的那副黑框眼鏡。

"久等啦"

一護在後方推著紫玥進房後,鎖上了房門以防其他人來打擾。紫玥看了看房內的所有人,最後將視線停在日番谷的身上,而日番谷也剛好視線和紫玥對視了。

"... ...就是你們那邊的人要求黑崎監視我的,沒錯吧"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自己,一直以來都不會主動惹上麻煩的,這一回就認命吧,反正... ...本來就逃不掉的。

"你果然早就發覺到了啊…是什麼時候?"

日番谷發問著。

"一開始就知道了小鬼"

"我才不是小鬼混蛋!"

"噗!隊長有什麼關係嘛~你本來就還是小孩子嘛~"

"松本!!!"

日番谷對著松本吼道,然而再次打破局面的又是紫玥。

"趕快解決事情,要問就快問,我沒那麼多時間"

又是一陣沉默,但是還多加上了兩道奇怪的視線,是石田跟茶渡?他們是怎麼了?我將視線轉到他們的身上。

"沒想到你會說這麼多話啊!紫玥"

"就是說啊"

石田跟茶渡先後各自回應了我的疑惑,原來你們驚訝是在驚訝這個啊!找揍嗎?!

而站在紫玥旁邊的一護像是感受到了紫玥的憤怒,連忙慌慌張張得趕緊開啟下一個話題想辦法圓一下這混亂的場面。

"啊啊啊!那...那個紫玥!這一位是冬獅郎,他是... ..."

"日番谷冬獅郎,護廷十三隊十番隊隊長…松本亂菊,十番隊副隊長…石田雨龍,另一個身分是滅卻師…茶渡泰虎則是一名完現術者,至於黑崎一護…是一名死神代理…另外,井上織姬擁有類似完現術的一種叫做盾舜六花…"

我搶過黑崎的話慢慢說道,也一邊的開始感覺到他們...對我身分上的疑惑和... ...敵意。

"你...到底是什麼人?"

"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些?"

"你到底是誰?!"

紫玥冷靜的看著拿著刀對上自己的日番谷,平靜的聽著石田和松本的問題,然後慢慢說道。

"我... ...我是一個本來不該存在在這裡的… …"

 

一個高靈力穿越者

评论

© 穆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