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莫

是时候,该重新开始了

Bleach死神--非鏡中花,是水中月?<一>

第一章、平凡X不平凡X危險?

“… …好無聊”

我是紫玥,一個在現世被認定是個很莫名其妙的男高中生,至於被認定是莫名其妙,果不其然的就是因為跟我們的夏梨小妹妹一樣,可以看見一些奇怪的東西,說起來第一次碰到那個長相奇怪的怪物時一點也不會感到驚訝,原因呢?

不知道,開玩笑的。我是知道的,不過我現在不想解釋,我懶的,現在我只想好好做我的平凡高中生,畢竟只剩下現在還可以,是平凡的... ...。

 

“喂!紫玥”

一頭耀眼的橘髮在後方跳躍,跑到了我的眼前。

“黑崎?”

我面無表情的看著跟我同班即將兩年的同學,又或者說代理死神比較符合?

“什麼啊?不是說過了叫我一護就行了嘛”

一護一臉無奈的看著被他定義為面癱的朋友,其實說面癱真的不奇怪,自從第一次見面開始,第一次看見他將虛轟飛開始,從來沒有看過他出現任何明顯的喜怒哀樂的表情來。

“不習慣”

我是真的不習慣,雖然是接受了這個自來熟的笨蛋,雖然知道他是在監視我,即使感覺也不壞,不過叫名字這種親密的舉動,對我還是算了吧,但叫我好像也只能叫名,因為我沒有姓,姓這東西,捨棄還比較好。

“我說你啊,平常多說幾個字是會死啊…”

不然我要說什麼,心中一陣無力感,不禁汗顏的看著比我高的他,你又沒叫我幹嘛?

“又是進入你那所謂的省電模式嗎?”

省電模式,顧名思義就跟一般手機電腦什麼的一樣沒有任何感應指令靜置一段時間就會關機的意思差不多,只不過在人身上就是不會有所謂多的反應,例如:表情和語言,像我就是如此,不會多做反應,不會多說什麼也不會多做什麼超出事情範圍的事,做完就是做完了不會多做什麼,表情也是所以才會一直都被認定是個面癱,不過簡單來說還是懶啦。但是進入這種狀態有什麼錯嗎?政府不都響應節能?我進入省電模式有犯法嗎?你那一副嫌棄又覺得麻煩的樣子,看了真欠打。

“算了,我說…”

“?”

又有什麼事?一個問號在我頭頂上閃現。

“你今天要不要一起來我家吃個飯?井上、茶渡、石田他們都會去喔,你也一起來吧”

一護一臉陽光的積極的邀請紫玥去參加他們的聚餐,對紫玥來講雖然感覺像別有目的,不過去了也不會怎麼樣,順便看看一護的那兩個妹妹過的如何也不錯,因為對紫玥來說,正常的人大概就是黑崎一家人吧,他老爸除外… …。

“隨便”

簡而有力的回答。

“那就走吧!”

一護一個順勢的將手搭在紫玥的肩膀上,一般來說這樣的舉動在男生間很平常沒什麼奇怪的,但如果發生在紫玥身上的話,只能說一護你可憐啦。

“別碰我肩膀”

學不乖的笨蛋!

“啊!... …抱歉…但你也別老是摔我啊…痛”

經過一陣天旋地轉感受到背部的疼痛,一護又再一次的意識到絕對不能碰這傢伙以及要快點改掉這個習慣,除非你還想再嚐一次過肩摔的滋味。

 

“我回來了”

一護喊到。

“打擾”

“一哥,歡迎回來,啊!這不是紫玥哥嘛!好久不見了”

我微微點頭說到。

“好久不見,夏梨,最近過得怎麼樣?”

“嘛~勉強算還好,如果身邊那些東西少一點就好了”

語畢就看見夏梨往牆上揍了一拳,準確一點來說是揍了一個中年大叔一拳。

“我說啊!你為甚麼跟夏梨就這麼多話,跟我就字少的跟什麼一樣,多講些話是會少快肉喔?!”

紫玥點頭,一護握拳。

“你這傢伙真是… …,算了,不跟你計較了,反正這就是你啊。對了!井上他們還沒到嗎?”

一護邊帶著紫玥前往自己的房間邊回頭問著自己的妹妹夏梨。

“游子跟織姬姐他們出去買今天晚餐的材料了,其他人的話應該還在一哥的房間吧”

“知道了”

 

打開門,果然石田跟茶渡他們都在這裡,但是除了他們之外還多了兩個人,銀白色頭髮的小鬼和橘色大波浪長髮的女人。

“黑崎你還真慢啊,诶!這不是紫玥嗎?”

石田坐在床上說到,而一旁的茶渡也跟著對紫玥打了聲招呼。

“你們好”

我點了點頭,刻意的不去看站在一護書桌前的那兩位…死神,為了不要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煩,我丟下書包轉身都了一句’我去找夏梨’,不顧黑崎的叫喊,就下樓離開了。看到那兩個人之後,我的心裡就開始盪漾,情緒開始起了波瀾,有種不妙的感覺,平凡的生活… …只能到此為止了嘛… …。

 

而還待在房內的眾人。

“真是的那傢伙,還是老樣子啊”

一護顯些無奈的說到。

“黑崎算了吧,我們還是快點進入正題吧”

石田嚴肅的說著。

“恩”

“喂!黑崎”

從頭到尾保持著靜默的少年開口。

“什麼事?冬獅郎”

“說過了叫我日番谷隊長。剛剛那個男的… …是你說過的那個打倒虛的少年,沒錯吧?”

日番谷神色沉重的說著。

“是啊”

“什麼?!隊長你說的是剛剛那個帥氣的小哥?可是他剛剛不是沒看見我們嗎?再說我根本就沒感覺到他的靈壓啊!”

“我剛剛也在覺得奇怪,不過在他進門的一瞬間,我有感覺到靈壓的減弱,我想就是他吧”

“那這樣說來,就是他刻意裝作沒看見你們了,我還在想說紫玥為什麼要削減自己的靈壓”

石田說到。

“可是…紫玥為什麼要這麼作?”

茶渡說中了重點,為什麼呢?

“看樣子,他不只是個不簡單的角色,還可能是個危險人物… …”

白髮少年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等等!紫玥應該不會是什麼危險人物才對,我相信他是不會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來!”

一護激動的說著。

“不過誰也不能保證,再說凡事不能只看表面,搞不好他平常的表現都是做給你們看的”

日番谷謹慎的說著。

“怎麼會… …”

“嘛~反正就是再多觀察一下比較安全嘛~所以一護君可能要在麻煩你多注意注意他喽~這樣OK嗎?隊長”

橘髮的女死神說到,她是身為那位名為日番谷冬獅郎的副官松本亂菊。

“我看就先這樣吧,松本等一下你跟… …”

在日番谷的話還未說完的當下,一股龐大的靈壓伴隨著手機的叫聲出現在附近,而除了在房間的一行人發覺之外,位於客廳的夏梨和紫玥也發現了,但是紫玥還不僅發現了這一股靈壓,他還發現了在這股靈壓附近的井上織姬和黑崎游子的靈壓。

评论

© 穆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