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莫

是时候,该重新开始了

七夕賀文-《我回來了,再見》番外

阿亞納米x雷利亞諾斯((自創角色))

<本篇寫得有些小爛,請大家見諒謝謝((鞠躬))>

 

“… …休加”我盯

“嗯?怎麼了嗎?雷醬”

“… …你在幹嘛???”他是從哪裡弄來那個東西的?不對這不是重點,但… …怎麼有一點點的不妙?

“是說這個嗎?”他手指著肩上那個細長又充滿綠意的竹子?聽聞,我繼續將注意力轉回公文上,分明的表示’懶得理你’還有’你在廢話’

“诶~雷醬你別這麼冷淡的直接忽視嘛~這個問題明明就是你問的啊~我只是再做確認嘛”

“吵死了”不多做任何情緒和預警,我直接拿起手上了鋼筆瞄準他的額間,刺下去,世界奇觀紅色噴泉就出現了,休加也倒地了

“呃… …雷醬… …你好狠喔… …”

“滾開我的視線範圍,別打擾我工作,休加,你應該還記得後果吧… …”

“呃!雷醬~放輕鬆嘛~今天是七夕喔~大家要和平相處… …”

“七夕?”這個還真的成功轉移了我的注意力,好耳熟的字眼,在哪裡聽過的?

休加見亞諾斯停下了動作,收起了令人惡寒的殺氣,回覆成了最一開始的樣子,也順手將口袋的其中一張祈願紙放到他面前

“這是什麼?”皺眉,他怎麼老是都在用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啊

“雷醬~這是祈願紙喔~”

“祈願紙?拿去丟掉”

“诶!雷醬難道沒有什麼願望想實現嗎?就寫一下嘛~還是說你想不到?那我可以幫你寫你跟阿亞哥在…噗啊”休加二次K!O!

“別得寸進尺了休加!!!”他到底在亂說什麼啊?!!!!!我跟…我跟阿亞… …這什麼時候!那壺不開提那壺這笨蛋!!!不過這也讓我想起了,七夕也是情人節這件事

 

“那個,副參謀…不對!亞諾斯,這裡有份文件可以請你幫我給阿亞納米參…謀…長… …亞諾斯… …”

“我知道了科納茲,我現在就去,東西給我”

“… …”

“還有什麼事嗎?”看他手指指向休加的方向

“家常便飯,還有什麼奇怪?”

“啊?!喔!我不是指休加少佐,我是指那個綠綠的植物,請問那是什麼東西啊?”休加你真是活該,連科納茲都不會去關心你了((休加:QAQ科醬~~~

“聽休加說今天是七夕…”

“七夕?”

“喂!你們再談什麼啊?哈!那個是休加嗎?哈哈!又被亞諾斯揍了真是活該!”黑百合…完了,要是連他也來多湊熱鬧事情會變得更煩的… …

“科納茲文件”

“啊!是!那接下來麻煩您了”

“恩”接過了手中那一疊文件,直接快步離開現場,就讓他們自己去玩吧,工作得趕快完成才行,不然阿亞又要熬夜了,這事不能發生

 

但在亞諾斯到了參謀長辦公室的門前,他就停止不前了

可惡… …突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了,七夕也是情人節,害我想到了當時情人節的景象了,真是的… …要不是那幾天的工作量太大,沒時間做巧克力,沒能給出禮物卻在白色情人節收到回禮,也不會讓我現在這麼尷尬了,嘆氣啊… …我…要祈願一下嗎?...還事先工作吧

“報告,阿亞這裡有幾份文件要讓你過目一下”

“恩”我走到了他桌前,將文件擺在他方便取放又不會礙到他批改其他文件的位置

“放在這了”正當我準備離開,我覺到右手多了一個溫度,冰涼冰涼的,在這樣的夏天感覺上很舒服,也很…依戀

“亞諾斯,幫我泡杯冰卡布奇諾”

“诶?喔!是”匆忙的離開了辦公室後,我開始懊悔,我剛剛…我剛剛到底在想什麼啊,不行!快點鎮靜下來,為什麼每次阿亞一個觸碰我就都束手就擒了啊?感覺真無力,掩面

 

在勉強鎮定下來之後,亞諾斯起身去找哈魯塞,跟他要了一些沖泡卡布奇諾需要的材料後便離開去製作了,動作沒有一絲懷疑,俐落的完成後直接送去給阿亞,因此他從一開始就沒有聽到,哈魯塞在他背後所說的他的疑惑

“真是奇怪,阿亞納米大人只喝黑咖啡的,怎麼突然喝起了卡布奇諾?卡布奇諾不是亞諾斯才會喝的嗎?... …”像是突然發現了什麼,他微笑了一下,而身處不遠處的粉色頭髮的主人,看著自己的副官這麼開心,不免也跳過來關心了一下

“吶吶~哈魯塞,什麼事情讓你這麼高興啊?”

“會是什麼事呢?黑百合大人”溫柔的抱起眼前上司,親暱的笑著,阿亞納米大人真的很關心亞諾斯大人呢

 

“阿亞,你的咖啡”將咖啡放到他的面前後,忍不住又稍稍嘆了口氣,而我同時也感受到了阿亞的視線

“怎麼了?”我問

“把咖啡喝了”

“诶?”

“你的氣息是亂的,休息一下”

“… …”… …這是什麼情況?

“還有什麼事嗎?”

“啊?... …呃…恩,沒有”腦帶還是愣愣的狀態,而當我要將咖啡取走的時候,後腦多了一個力道

“诶?!”回過神的時候,唇上多了一分溫熱

“七夕快樂”

“阿亞… …///”

看著亞諾斯紅通通的臉,阿亞納米滿意的笑了,也將放在他後腦的手收回繼續埋首辦公,不過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或許是祈願紙真的發揮效用了,讓阿亞納米得到了個意外的回憶。

“///… …”雖然第一時間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不過…這也算他給我的一個機會吧

亞諾斯繞過辦公桌走到了阿亞納米的身旁,一手扶著椅背彎下了身,落了一個吻在他的臉頰上

“七…七夕…快…樂… …”我害羞的看著他的臉,極小聲的對他說著,而換到的是他轉過來摟著我,一個更加更加深刻濃郁的深吻,或許祈願紙還是有點用… …

 

後續:

“… …阿亞”

“什麼?”

“...你偷聽了吧?”

“… …”沒有回應,所以他都聽到了!!!那不就是說… …我寫祈願紙的事也!!!一陣羞紅湧上了我的臉,我將頭埋進了他的胸口,悶悶的罵著

“… …惡趣味”

“哼”一個微笑,果然是惡趣味啊

评论
热度 ( 3 )

© 穆莫 | Powered by LOFTER